清朝学政怎样索贿逼死知县

清朝学政怎样索贿逼死知县
官员迎送图《点石斋画报 去思滋永》(图源网络)清朝学政怎样索贿逼死知县 这是乾隆朝一桩闻名的血案,一个县官居然被上级索贿逼死,直至激怒皇帝出头干与。《清实录 乾隆朝实录 卷之一》等史料记载了此案。 乾隆三十四年(1769)四月,广西学政梅立本到郁林州(今广西玉林市)掌管科试,由陆川知县杨梿承办招待和供给科试所需一应物品。杨梿是当地闻名的清官,主政陆川期间,社会政治清明,大众休养生息,大众口碑不错。这次朝廷委任杨梿为玉林科考主官,他一身正气,谢绝了送礼的墨客,也谢绝了说情的官员。但梅立原本郁林后,杨梿却遭到了一场池鱼之殃。 梅立本是出了名的贪官,他在广西主政科举考试,常常勒索考生和当地官员,还凭仗自己三品大员身份,对众县令呼来喝去。他从四月初抵达郁林到五月初脱离,一个月里仅仅让侍从逐日支付“蔬菜银”二十六两,而让陆川县包办了他们一帮人近一个月的饮食起居和各项供给的开支,一起还让陆川县代发夫价,代买物品,额定花钱二百六十余千两。 尽管如此,梅立本及其手下人的需求仍未得到满意,遂多次刁难,并几度杖责杨知县派在学政身边听候差使的王升、陈忠等人。杨知县前去求情,梅立本当面恫吓他说:“我与你虽系同年,但你就事不力,我定要参究你!”杨知县大恐,忍不住双膝下跪,说道:“卑职初任,有所不谙,还求指导”。梅学政恶狠狠地说:“你不明白去问你家人吧”,言毕便转入后堂,不再理睬。 四月三十日,梅立本又嫌杨知县预备的轿子欠好,指令替换。由于第二天学政就要起程,杨知县一时无措,不堪忧急,遂将自己的轿子献给梅大人,自己则借轿自乘。五月初一,梅学政启行去浔州,杨知县前往送行,但多次恳求,学政均不获接见,只好先出城过大江桥候送。其时大雨淋漓,梅学政却迟迟不愿出署,成心让杨知县及其属员在郊外做落汤鸡。其实,杨知县与梅学政本是同榜身世,只因官运不济而位置悬隔,便再三受辱,以至于羞忿尴尬,竟于靴筒中拔出小刀,在轿内自刎殒命。 此事上达天听,乾隆降旨彻查严办。乾隆的圣旨是严峻的:学政“理应奉公洁己,谨守官箴“,但“梅立本按临所至,用夫至数百名之多,恣意勒取短价,专横跋扈,已属大干功令。乃复恣睢纵肆,将县官庭跪凌虐,致令受辱尴尬,忿极自杀。其情实属憎恶。”不过,尽管乾隆知道学政横行霸道、扰累当地的弊害普遍存在,仅仅“官官相护之见,不愿查处,怂恿日久,遂致积习沿用”,所以不可能彻查得实。最终,仅以处死梅学政了断此案。 阅毕此案,不由疑窦顿生:清朝学政为何这么牛?招待上级为何这么难?细读清史,稍解此疑。 清代学政为钦定之官,专职办理和督察一省教育业务,相当于今天的省教育厅长一职吧?清朝政府对学政极为注重,要求非常严峻,以为“学政一官,所以化导士习,哺育人才,职任联系甚重”。顺治初年即设督学道,康熙年设学院、学道,雍正四年正式名为“提督某省学政”,简称学政,为钦差之官,如此,职官僚大于今天之教育厅长了。 但是,尽管大多学政毋忝厥职,但亦有行为不端者。一些学政独自与当地官狼狈为奸,收纳贿络,生意生额;还有一些学政怂恿家人及书吏、教官等部属任情勒索,肆行无忌。学政为何这么牛,说到底是学政操纵着读书人步入宦途的重要关口。中举入仕是读书人改动个人及家庭命运、光宗耀祖的仅有途径,因而诸生撮合阿谀,贿赂做弊,学政乃“以国家兴贤造士之途,视为己身射利营私之地”。江苏泰州“清代学政试院”博物馆及展品 在官场上,部属怎么招待上司,向来是一个叫人头痛的难事。在清朝,按说有关公事招待早有齐备的准则法规,但仍然呈恶性开展态势,剥下媚上蔚成风气。“遇督抚经过当地,知府以下,皆跪道迎送”;倘遇钦差大臣经过,“数十里外设马为长探,二十里内设马为短探,无不极力趋跄”。上司及其身边人横行霸道,欺凌部属,亦是寻常现象。除迎送跪拜外,更要经过买备供给、宴饮看戏、土宜下程(土特产和车马费)等凑趣上司,至于上司到州县的“招待红包”,早已是揭露的隐秘。按例先由首府出具领结,从藩府里借出一笔巨款先行开支,招待结束后再由各州县分摊。 清朝学政为何这么牛?招待上级为何这么难?用顺治朝后期任职刑科给事中的任克溥所言可予答复。任克溥在一份奏折中说道:“有司非常精力,三分办政事,七分奉上官。迎送细节也,有因失而受辱者矣。参谒屡禁也,有渐远而获谴者矣。馈送严饬也,有以奔竞之疏密定官评之好坏者矣。有司精力有限,用尽心思,弥逢上官之不暇,而何暇于政务乎!”问题的症结正在于此。 官场内权利分配的基本原则,永远是上级把握对下级的督查和查核,故依从甚至凑趣上级,是做下级的本分。官员们只能一门心思地凑趣凑趣上司,以获取个人宦途升官,而上司们则一味依据“奔竞之疏密”来定“官评之好坏”。杨知县对上司迎送有失并疏于参谒送礼,便只能落得“受辱”甚至“忿恨自刎殒命”的凄惨下场。 如此,朝廷制止“迎送来往,外交馈遗”的谕旨发得再多,皇帝话说得再严峻,也是杯水车薪的。